现在的位置: 首页解读网坛>正文
DEUCE-良性战争
2012年01月05日 解读网坛

本站为公益网站,您的每一次转发对我们至关重要!


文/ 尼尔·哈曼  | 17.11.2011

Nadal

素来感情细腻的拉菲尔•纳达尔承认,有时候他是勉为其难地扮演勇士的角色;不过他也表示,战斗本身比胜利更能带给他巨大的满足感。 

当你阅读拉菲尔•纳达尔最新出版的自传 - 书名似乎没有什么想象力:《拉法:我的故事》-时,你首先会注意到的一件事是,他好像是个爱哭鬼。

作为他这样一位伟大的冠军,拉法在他25年的生命中确有许多可以让他流泪的情形:获得重大荣誉的那些时刻;令人绝望的低谷(你还记得今年温网第四轮,当他以为左脚踝受伤时所流露出来的悲痛之情?);两年前父母婚姻破裂带给他的深深忧伤等,每一位勇士都会被这样的起落伴随左右。

尽管如此,他身上最有价值的个人特质却始终完好如一,那便是他在场上表现出的无所畏惧和场下的古道热肠。尽管他的旅程已达万千英里,曾和无数双手相握,经历了几千次的采访,并击出了数不清的凶狠的制胜球,但西班牙人身上最根本的那些东西从未改变过,将来也不会改变。

经常会有人问:“他真的像看上去那么有教养吗?”答案很简单,“是”。他曾经提及,他的父亲赛巴斯蒂安和母亲安娜•玛丽亚从小就对他要求严格,他们告诉他要记得说‘请’和‘谢谢’,在餐桌边要坐得端正,嘴里有食物时不能说话。是啊,我们都试图这样要求我们的孩子,但这并非总是奏效。

“我为赢得每一场比赛而战,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心存感激”

设身处地想一想,你要为了成为本国头号运动员而奋斗,同时要在网球这种运动项目中获得成功,你还必须保持高强度的训练和对这项运动的热忱;与此同时,还有众多的崇拜者拜倒在你脚下,而你还能坚守这些大小原则,这并不容易。

当然,每个人在远离聚光灯时都可以比较放松。要深入地了解拉法,你可能需要看他打他最钟爱的高尔夫球。他对待这项运动和网球中的每一盘一样认真,经常因为无休止地坚持要找到一个打丢的球而让和他一起打球的搭档无所适从。

即使是朋友间的友谊赛,他也必须充分准备。就像去年在印第安维尔斯,他和偶尔担任他教练职责的弗朗西斯科•罗伊格以及前法网决赛选手阿历克斯•克雷特加一起正准备开球时,他突然跳回高尔夫球车往酒店驶去,很快便消失在人们视线中。

当已经有些生气的球道管理员看着手表并威胁说要取消他们的开球权时,高尔夫球车轰鸣着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拉法回到了开球区,每个手指上都缠好了绷带,就像他打网球时那样。一直以来都是完美主义者的他,不缠上这些橡皮膏就无法打球。

Nadal这还只是他闲暇之余的消遣,对拉法这种数年来一直处在顶尖行列的选手来说,网球才是残酷的主业。他曾88周排名世界第一,他赢得过十次大满贯赛事的桂冠,在2010年美网完成了全满贯。他还曾四次在大满贯决赛中失利,最近的一次是败在诺瓦克•德约科维奇拍下。

2011年毫无疑问是属于德约科维奇的,不过今年对塞尔维亚人造成最大威胁的还是拉法。德约科维奇现在是西班牙人最重要的一个对手 -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敌人,虽然拉法自己从来不会这么说。

九月份的美网决赛被认为是近三十年来最精彩的五场比赛之一,当时双方激战了四盘后德约科维奇赢得了胜利。事后拉法说道:“我并不觉得赢得这个赛事是理所当然的,我也不认为仅仅打进决赛是一个糟糕的结果。我不觉得自己有那么优秀。我一直在努力,为赢得每一场比赛而战,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心存感激。打入决赛已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绩,像接受胜利一样冷静地接受失败,继续工作而不去多想过去的事情,我觉得这样做比较明智。我打入了温网和美网的决赛,每一次我都全力以赴,尤其是这一次。从纽约回到西班牙时我感觉比从温布尔登回去时更高兴一些,因为纽约一战后我觉得我找到了战胜德约科维奇的线索,而在温布尔登结束时我可没有这样的感觉。”

“如果我的工作很容易完成,我就无法从胜任工作中获得这么大的满足感”

无论是总结失败的原因,或是在休战期享受胜利的喜悦时担心是否能再现辉煌,纳达尔在面对质疑时总是能够从容应对。位于马略卡马纳科尔岛上的家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恬静的世外桃源,几周后他将在那里度过圣诞假期,同时可以暂时忘却即将到来的挑战。

一方面对于接下来的几周雄心勃勃,另一方面,他对于可能的失败也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我非常清楚巡回赛是多么艰难和残酷,”他说道。他的大部分时间都远离家乡,无法呆在他生长并热爱的地方,和能让他做回自己的家人朋友们在一起。正是在这样一些时刻,有时候是公开地,有时候则是当他独处时,他会流下热泪。“有时候我真希望不要再陷入类似的战斗中,”他承认:“但如果我的工作很容易完成,我就无法从胜任工作中获得如此大的满足感。”

(转自ATP中文网)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