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解读网坛>正文
解读沙皇萨芬职业生涯 起伏不定中成就一代英才
2011年11月14日 解读网坛

本站为公益网站,您的每一次转发对我们至关重要!


很早就想发一篇关于萨芬的文章,今天偶然间看到一篇很好的关于萨芬的博文转给大家。相信萨芬的球迷还是不少的!!!

如同很难从人性的角度去定义马拉特·萨芬一样,我们也很难从技术的脉络去解析这位俄罗斯人的职业生涯:他在西班牙巴伦西亚松软的红土地上播撒网球的种子,却倔强地在美网和澳网这两片邦邦硬的公园里春华秋实;他疏于训练、吝惜汗水与体力,没有一次像纳达尔一样在球场上奔命过,却两次把自己陷入冗长的伤病低谷;他的职业生涯甚至很难找出一个完整的巅峰时期,以至于我们只能用零散的巅峰时刻为他的职业生涯标注“点函数”。

“芬”晓:1999年波士顿首冠

中国有句老话,“早秀不如晚成”,这句话在职业网坛并不具有普适性,但对萨芬而言却字字诛心,好似为他量身定做的箴言。

萨芬1999年在波士顿取下自己职业生涯的首个巡回赛冠军时,还是一位19岁的翩翩少年。与英国发球专家鲁塞德斯基的决赛进程,谈不上波澜壮阔,但也充满玄机。在萨芬取得第一盘比赛的胜利之后,双方在第二盘陷入苦战,战至抢7局后,小字辈萨芬扛住了前辈的猛烈打压,11比9惊险拿下比赛。

这是一次预想之中的飘红,从萨芬踏上职业比赛的赛场开始,没有明显技术缺陷的他便被认定将来必成大器。所有的人都等来了这个计划之中的完美开局,但当时却少有慧眼对他日后戏剧化的职业走向未卜先知。

事实上萨芬在1998年就已经进入了观察家们的视野,在法网上连续击败阿加西和库尔滕,足可以称得上一项伟大的成就。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些荣耀早早到来的同时,在归属者心里同步埋下了不羁和放任的种子。

“芬”红:2000年尖峰时速

如果试图在萨芬的职业生涯中寻找到一个几乎没有瑕疵、始终处于高位的区间,那么2000年应当是最具有代表性的选择。

这一年如日中天的萨芬挺进了巴塞罗那站的决赛,站在他面前的是同样外形俊朗、同样年少成名的西班牙人费雷罗。最终技高一筹的萨芬击败对手,夺得了自己的第一个红土赛冠军。当萨芬意气风华地举起那尊沉甸甸的冠军奖杯时,略微有些庞大笨重的奖杯底座突然脱落,现场一片惊愕。这似乎是一个隐喻:萨芬之于荣誉可以举重若轻,荣誉之于萨芬却无法圆满无缺。

萨芬还在这一年的多伦多大师赛上首夺自己的第一个大师赛冠军,在夺冠的历程上,1/4决赛他斩落了上一代天王桑普拉斯。这又是一场依靠抢7鏖战才决出胜负的经典对局,在以4-6、6-3的比分各自拿下一盘之后,决胜盘双方各保发球局进入抢7,桑普拉斯小分6-5和7-6两次拿到赛点,神一样的老天王却出人意料地连续出现失误错失赛点,最终以发球纵横天下的桑普拉斯居然发出“再见双误”,以8-10的比分为新一代偶像的诞生执鞭牵马。

说萨芬的心理素质很差或许是一个悖论,其职业生涯早期缔造出的很多精彩比赛,均是分分死咬的缠斗,他在面对鲁塞德斯基和桑普拉斯两位前辈时表现出来的坚韧,足可见他的“浪子野心”。

“芬”必得:早早到来的第一个大满贯

2000年的确是萨芬“风生水起”的一年,他在这一年赢得了73场巡回赛的胜利,并9次进入决赛,最终赢得其中的7项冠军;他首次进入法网8强,并成为继贝克尔之后,年纪最轻的世界排名NO.2选手。当然,这所有的荣耀中最闪亮的无疑是他获得当年的美网冠军。

当我们回眸10年之前的法拉盛公园,那段故事的结局依然清晰,因为那是一个新旧势力传承的标志性事件。或许绝大多数人只记得6-4、6-3、6-3的决赛比分了,日薄西山的桑普拉斯在初生牛犊面前褪去了他神的外衣,萨芬在决赛中的胜利与其说是强权政治,还不如说是命运与他天赋的首次无缝连接。

真正值得肯定的是20岁的萨芬在这次大满贯赛事中的升华进程:首轮面对排名第141位的瓜迪奥拉(Guardiola),萨芬在丢掉第二盘的抢7之后并不轻松地晋级;此轮意大利选手佩兹(Pozzi)将比赛拖入五盘决斗,萨芬在决胜盘中以6-4艰难胜出;第三轮面对法国好手格罗斯让,又是一个更为艰苦卓绝的五盘大战,双方甚至在决胜盘中战至抢7,萨芬以7-5的小分笑到最后,迎来了他在大满贯历程中的一次蜕变;进入16强的萨芬开始变得锐不可当,在与费雷罗、基弗、马丁、桑普拉斯的后四场较量中,仅仅丢掉了一盘比赛。

此时的萨芬强大得令人窒息,场均15个左右的ACES球、85%左右的一发得分率,决赛中他只让桑普拉斯拿到2个破发点,并全部挽回;而4次成功的破发足以攻克天王山了。

赛后的颁奖仪式上,桑普拉斯用满含欣赏的眼神,看着这位后起之秀充满霸气地举起他的第一个大满贯冠军奖杯。世人一度以为那是一次天王衣钵的传承,或者说是一次王权的更替,但后来人们发现那只是一次短暂的临时摄政,真正的王权受禅者另有其人。

“芬”扰:连续4年的沉沦

人们理所当然地要期待萨芬改变男子职业网坛的格局,这种期望对每个新晋大满贯冠军选手都是存在的,罗迪克、休伊特、费德勒如此,纳达尔、德约科维奇、德尔·波特罗也是如此。但纵向对照他们当时各自所处的历史时期,萨芬却承载着更为重大的历史使命:终结桑普拉斯和阿加西双重把守的美国霸权时代。

唯独当事人并不这么认为,他“否决”的方式便是长时间陷入低谷:2001年,萨芬在大满贯赛场上全线败退,仅仅在美网打进四强,全年仅获得两个冠军;2002年,萨芬度过了一个“高开低走”的赛季,先是在年初的澳网打进决赛,在被一致看好的情形下匪夷所思地输给了瑞典人约翰森,随后挤进法网的四强阵容,就当人们以为萨芬就要重回巅峰的时候,他结结实实地摔进了一个更大的低谷,连续在当年的温网和美网止步于第二轮,直到赛季末,才在巴黎大师赛上夺得整个赛季的唯一一个冠军头衔。

厄运接踵而至,因为左手手腕受伤,萨芬的2003年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谷,他全年仅参加了13场比赛,世界排名一路下滑,跌至88位。

在这个漫长的低谷期内,萨芬究竟是心有旁骛还是为自己的声名所累?从萨芬张扬跋扈的性格特征来看,他并不十分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他愿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对于自己的行为举止绝少后悔。我们只能说,在获得了自己的第一个大满贯冠军之后,萨芬失去了前进的动力;或者说,当他明白获取胜利要以牺牲自己对生活的享乐为代价之后,他主动地断绝了自己的动力源泉。

“芬”水岭:姗姗来迟的第二个大满贯

萨芬的天赋没有为他在赛场上带来舍我其谁的自信,却为他带来了我行我素的自尊,这种自尊发轫于内心,在强大的选手面前沉淀得坚如磐石。即便在他没落的职业生涯尾声,走上赛场的他依然能够得到任何对手的发自肺腑的尊重。

费德勒说:“我喜欢和这家伙比赛,每次和他比赛总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体验”,是的,费天王必须承认萨芬用比他小得多的职业成就,和他平分了这个时代的宠爱。

当这两个名字相提并论,就必须将他们诉诸澳网剧幕的恢宏场景之中。2004年,萨芬在毫无复苏征兆的情况下先后击败阿加西、罗迪克,再次闯进入澳网决赛,决赛面对费德勒的失利,为次年史诗般的复仇埋下了伏笔;这一年,萨芬赢得了中网、马德里、巴黎3项巡回赛的冠军,年终排名回升至到32位。

众所周知,2004年澳网萨芬与费德勒的半决赛,不仅是俄罗斯人职业生涯的标志性事件,更是整个职业网坛的一次巅峰碰撞。上帝宠爱了费德勒15次,却把最具有人性关怀的一次留给了“坏孩子”萨芬。无须再赘述这场比赛的细枝末节了,它早已嵌入了每个球迷的记忆末梢,我们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在一遍一遍的回味之后,为这场史诗绝唱狗尾续貂:“史上最伟大”的球员,反证了萨芬的强悍。费德勒几乎穷其职业生涯,才证明了自己的最伟大;而萨芬仅仅用了5个小时,便证明了最伟大的自己;这场比赛的第4盘,萨芬挽救了他整个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个赛点。这一个赛点浓缩了萨芬的全部人生况味,萨芬对于人生转折的取舍,就像这个赛点一样,美学意趣和哲学价值兼蓄并收。

无需假设萨芬的勤勉和砥砺,如果萨芬真像他的同胞尤兹尼所假设的那样“每天训练8小时”,他绝不会变得所向披靡,他只会走向人们所期待的反面——平庸。对于一个依靠灵感从事艺术工作的人,我们只能等待他灵感的突发性喷薄,不可以期待他用灵感堆砌重复劳动。

所以,在送别这样一个天才时,请收起我们那些凡庸而愚钝的遗憾。

“芬”别:日不落的想念

“我要送你日不落的想念,寄出代表爱的明信片,我要送你日不落的爱恋,心牵着心把世界走遍……”没有人指望年复一年的经典,2006年之后,萨芬存在于职业赛场的意义,便是让对手景仰、让球迷膜拜。

2008年温网第二轮,当萨芬再一次走进中心球场,没有人相信他能够在完成与德约科维奇的这场比赛后还会留在这里。奇迹再一次发生,28岁的萨芬直落三盘,以6-4、7-6(3)、6-2的比分淘汰了如日中天的德约科维奇,“宜将剩勇追穷寇”,萨芬一路扫荡了2/4赛区,闯进温网四强,至此,他成功地打进了全部大满贯赛事的半决赛。

这是一个没有缺憾的职业生涯。萨芬职业生涯的后期,前行得非常艰难,当曾经的盖世英雄每每在一项赛事的头两天就要收拾离开的行囊时,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能够体味得到。与其说他在坚持,还不如说他在等待,对萨芬这样有着强烈自尊基因的人来讲,在职业赛场上漫无目的的消磨是痛苦的,他宁愿去滑雪、登山、泡吧,甚至是把自己丢在一片蛮荒沙漠中,“只带一个女人”。

你走吧,永远别回头。

(原文地址:http://sunjing502.blog.163.com/blog/static/1007203032009101295946123/)

×
腾讯微博